往期阅读
当前版: 09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奇乾中队:坚守在大兴安岭腹地

  大山深处的奇乾中队
  体能训练
  浴火奋战
  给队员送菜
  手受伤是常事
  文·摄影/本报记者  张巧珍

  在内蒙古大兴安岭原始森林腹地,有这样一支神秘的队伍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一代代吃住在深山里,守卫在祖国北疆生态最前沿,用他们的青春和汗水,诠释着忠诚。他们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奇乾中队。

  林海孤岛

  奇乾,位于中国版图的“鸡冠”顶上——内蒙古额尔古纳市莫尔道嘎镇。这里是原始森林的腹地,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奇乾中队就驻扎在这片茂密的森林里。

  4月22日早晨,记者跟随“追梦火焰蓝”网络主题宣传活动采访团乘坐越野车从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出发,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一路前行,500多公里的路程,天色近黑才终于抵达。奇乾中队依阿巴河而建,苍翠的樟子松和白桦树在这里掩映,时不时还能在密林中看到野兔、熊瞎子在觅食。虽然已经接近立夏,但这里仿佛被春天遗忘了一般,树木萧瑟,冰雪未消。

  “我们这里很冷,一年无霜期只有70天,冬天最低温度能达到零下58摄氏度。大家都把棉袄穿上,小心冻感冒了。”刚到目的地,奇乾中队的指导员王永刚一边给大家分发作训大衣一边说。

  夜里的一场大雪让人对奇乾的寒冷有了更加直接的感触。进山的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,沿途的桦树林都挂满了晶莹洁白的雪花,层层叠叠在风中摇曳。前几天还在城里看春暖花开,如今见到这银装素裹的世界,仿佛穿越了一般。这对于驻扎在这里的42名森林消防指战员而言,早已司空见惯。王永刚告诉记者,奇乾即使到了夏天,背阴的坡上仍然能见到一个又一个像馒头一样的冰包。

  中队有一名来自四川大凉山的彝族小伙名叫布约小兵,在奇乾中队一待就是13年。他刚来中队时,还不会说汉语,不会写汉字,如今,也能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和当地人唠嗑。在布约小兵的印象里,比起温暖如春的四川老家,这里的寒冷简直刷新了他的认知,泼水成冰都是信手拈来,穿着再厚的棉裤依旧是透心的凉。比起寒冷的天气,这里艰苦的条件更让他一度打了退堂鼓。不通电,不通邮,不通车,像森林中的一座孤岛。除了林中的飞禽走兽,这里鲜有人到访。“别人都用4G,我们这里连2G都没有,没信号,电话打不出去。”布约小兵回忆,那些年,他们全靠书信这种方式与家里联系,而且需要让送给养的师傅捎到山下邮寄。2016年,莫尔道嘎镇电信公司的柴瑞峰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后,费了很大周折,在这里建了一个简单的基站,虽然遇到刮风下雨基站信号就会中断了,但在打通电话那一刻,这些在火场上被烫起泡都不皱一下眉头的七尺男儿,一个个都红了眼眶。

  最害怕夏天

  “接到上级指示,奇乾地区发生森林火灾,过火面积2公顷。紧急集合!”4月23日清晨,在灭火战斗演练现场,随着奇乾中队中队长王德鹏一声令下,20多名消防指战员不到5分钟穿戴好装备,紧张有序地向运兵车的方向跑去……每逢春、夏、秋三季森林防火灭火关键时期,像这样的应急演练,奇乾中队几乎每周都会进行一次,这是为了不断提高队员快速反应能力和处置能力,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森林大火。

  同行的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政治处主任邱林泉表示,这里冬天长夏天短,短暂的夏天是队员们最害怕的季节,尤其听到打雷心里就不由地发慌。“因为这里林间植被茂密,地被物厚达30公分以上,可燃物蓄载量大,独特的小气候极易导致雷击火,引发森林火灾。而山高林密、灌木丛生的原始环境,又给火灾扑救带来了巨大的难度。特别是行进中遇到塔头甸子,非常难走,队员们要在塔头上来回跳跃穿行,稍不注意踩进塔头甸子中间的水洼,水就直接没到了胸口。”

  回望奇乾中队的“战绩”:2002年“7·28”森林大火、2006年“6·5”伊木河保卫战、2010年“6·25”金林林场重大森林火灾、2017年“5.2”特大森林火灾……他们在扑灭火灾中屡建功勋。

  然而,当每一次森林火灾发生时,当人民生命财产和国家宝贵的森林资源遇到劫难时,驻扎在大山里的这些森林消防指战员总是义无反顾,第一时间冲锋在前,浴火奋战。他们早已将青春的血脉融入了这片林海,用无声的坚守和奉献,用一颗颗赤子之心,护佑着大兴安岭95万公顷原始森林的安宁。

  队魂的传承

  “今年是我来中队的第九年,我在中队干过很多工作,喂过猪,种过地,现在负责发电、烧锅炉。”奇乾中队七班的副班长王震朴实地说。

  说起王震,他其实还有另一个身份,中队的维修能手。无论是灭火装备坏了,还是电器坏了,只要王震在,这些机械没有不听话的。他甚至能够在维修时蒙上眼睛,连续快速拆装10种以上灭火装备的零部件,无一差错。练就这一身本领,都源于师傅郭喜的影响和激励。

  王震清楚地记得,他刚来中队时,师傅郭喜已经连续9年没有回家过年了。因为奇乾冬天最冷的时候零下50多摄氏度,取暖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中队不通电,取暖全靠发电机,一旦发电机坏了,后果不堪设想,所以必须自己掌握技术,能够及时应对各种故障,而师傅是中队唯一掌握这项技术的人。王震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他希望能够帮师傅分担一些,让师傅早点回家过年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只有初中文化的他,硬是靠着3年的刻苦学习和不断摸索,熟练掌握了发电机、水暖、电焊、电器等多种维修技能。在王震看来,这是对师傅手艺的传承,也是奇乾中队队魂的传承。

  鱼水情深

  “王哥从2006年开始为中队送菜,13年风雨无阻。日子久了,我们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,大家都像亲人一般,很多消防指战员甚至把银行卡都交给王哥保管。”4月23日,说起给中队送菜的王锡才,奇乾中队指导员王永刚动情地说,中队距离莫尔道嘎镇有150多公里,一年中很多时间都是大雪封山,然而无论雪有多厚,一到给中队送给养的时候,王锡才就开着车带着锹上路了,遇到雪厚的地方,就一锹一锹的铲出道路来,一边走一边铲雪,一路到达中队。大家都被王锡才的驾驶技术折服,便给他封了一个“莫尔道嘎车神”的称号。

  王锡才今年45岁,与中队结缘还要从2006年说起。王锡才是莫尔道嘎镇的一名出租车司机,当时正值仲夏,伊木河发生森林火灾,他往伊木河送一名乘客,在返程途中,油箱漏油了。路过奇乾中队时,一名消防指战员送了他一小壶汽油,这才让他得以顺利回家。

  王锡才回忆,前些年进山的路只有一车宽,尤其是从白鹭岛到奇乾,最多的时候有12个冰包,最大的冰包有一树高,每次车就像在树尖上行走,非常的危险,很多师傅便不愿意往这边跑。王锡才一直惦记着一小壶汽油的恩情,便欣然接下了给中队送给养的活。13年间,王锡才除了给队员们送菜,还捎带一些生活用品、送邮包,每年往返这条路十多万公里,截至目前已经跑坏了3台车。

  “因为消防指战员下山不方便,有时候需要买点东西,或者取钱、汇款,便都把银行卡交给我保管,委托我代为帮忙。最多的时候保管着30多张银行卡,有一次光取钱就花费了一个多小时,因为拿的银行卡太多,还遭到了银行工作人员的盘查。”王锡才告诉记者,如今,他早已把中队当成了他的另一个家,把这帮消防指战员当成了自己的兄弟,只要他们不走,他就会一直坚持干下去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中国·关注
   第03版:中国·关注
   第04版:内蒙古·综合
   第05版:内蒙古·首府
   第06版:内蒙古·法治
   第07版:要闻
   第08版:健康
   第09版:内蒙古·关注
   第10版:中国·综合
   第11版:世界·综合
   第12版:钩沉
   第13版:财经
   第14版:声音/广告
   第15版:娱乐汇
   第16版:劲爆体坛
奇乾中队:坚守在大兴安岭腹地